尘骨

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得一闲,却心乱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林如渊 本章: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得一闲,却心乱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s22222.net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五二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狗子的提醒林苏青怎会不知情,但是欲望这种东西真的难以自如控制,欲望就像潜伏在身边的洪水猛兽,它伺机而动,你防不胜防,而且一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他们还是成功的逃出了地下室,准确的说是逃出了牵机子的墓室。而且他身上扩散的咒文也在他们逃出来之后迅消匿恢复。只是,一直到逃出来过后的许多日,林苏青心中都揣着一件事情想不明白,却无人能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牵机子是在等你,还是真的只是纯粹的等一个有缘人而已?”狗子口中嚼着一根狗尾巴草,百无聊赖的躺在小木屋前的石板上乘着凉风。

    是的他们又回到了原先的这间小木屋,在没有未来计划之前,这里就是他们最安全的避难所。

    狗子百无聊赖,想起一茬便聊一茬,话题毫无定向的在五湖四海兜来转去。林苏青阖着双眸打坐,持续吸纳着牵机子的灵珠,偶尔也分心听一听它的闲话。

    狗子所提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,也正因为想过,如今才不愿意再去想。牵机子已逝,这注定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。

    狗子扫了一眼打坐的林苏青,它原本就没有指望林苏青会陪它闲聊,遂只顾自说自话着:“如果只是等有缘人的话,那是没有目的没有目标在等。可是我总觉得他其实是有目的的,至于这个目的是什么我还没有想明白。”狗子自言自语却很是起劲,它扭过脸来瞅着林苏青道:“而且我觉得他是在等着谁。”

    它扭过脸时,脖子上的厚毛挤成一堆,像是胖出来的赘肉似的,它思量片刻又道:“也许那些引路花知道答案。”俄尔又叹息,“唉,只可惜它们都凋谢了,明明开得好好的,突然就谢了,唉……可惜了,早知道那牵机子做的是死局,我就应该把一切先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它忽然起身转过来端端正正的坐着,颇有兴致的问林苏青道:“诶林苏青,牵机子把灵珠交给了你,他因此灰飞烟灭了,你作何感想?你可伤心难过?还是突得神威光顾着惊喜了?”

    无奈于狗子一直缠着他说话,即使修习过清心咒也难以招架狗子的碎碎念,林苏青收了神通,将还未完全吸纳透彻的灵珠吞回腹中,缓缓抬眸,呼出一口带着浅浅兰花香似的清气,平静道:“在同一时间接受了太多的讯息,脑子与心都乱得不可开交,说实话我反而一点情绪也没来得及体会。”

    “哇那你也太没有良心了。”狗子故意道。

    “牵机子没有传达的,就是他不想告诉我的。既然他至死也不愿意告诉任何谁,那我又何必去追溯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他与子夜元君的关系吗?我觉得他喜欢子夜元君。”狗子话刚说到一半,夏获鸟捧着一荷叶的水果正要迈入门槛,听着狗子的话她脚下蓦地一驻,随即才入了小屋。她一路路过狗子与林苏青,将水果放在桌上,顺带留心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……其实我也想过。”林苏青认真思量,“最开始时,我也觉得他是看在子夜元君也就是我亲生娘亲的份上才愿意教我,可是后来,我觉得也不全是因为子夜元君。”

    狗子瞪大了双眸:“不是因为子夜元君那还能是因为谁?因为你吗?你们不过一面之缘就令他舍命相授?”狗子当即扭头问向夏获鸟道:“诶那只鸟,正好你也来了,你说呢?你觉得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”夏获鸟语塞,不是因为答不上来,而正是因为她知道答案,“我刚进来,没注意你们在聊什么,什么因为什么?你问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唉呀算了算了,问你也是白问。”狗子斜了她一眼,大热天的说话费劲懒得重复,忽然它猛地想起了什么,忙追问道:“对了,那小猴子呢?”

    林苏青一诧,他顿时也想起来,在他们抵达牵机子住处时半半似乎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看向自己,而话题也成功被狗子带开了去,她假意优先的欣赏着铺满荷叶的水果,道:“那里岂是她能去的地方,光是煞气她都挡不住。她的修为实在太低了,最是容易受气场影响的阶段,为免她沾惹魔道,我就叫她去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几只小熊猫怀抱山鸡野鸦66续续的跑进来,屁颠颠地像滚动的糯米团子,它们踮着脚举起抱着的物什想放上桌,却穷尽气力也够不着。

    夏获鸟顺手接过,道:“林苏青要是不着急收回最后一枚魂的话,以后可以多让半半同这几只小家伙一块儿,多沾一沾神辉仙气。毕竟是子隐圣君的……”夏获鸟话刚出口自知失言,可是话已经起了个头,突然转移话题只会让气氛更加局促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在你们的兴头上突然提这么伤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本来也不在兴头上。”林苏青也过去接过小家伙们送来的事物,一言不的将东西一一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伤什么伤!!我家主上终归是要醒来的!”狗子似赌气似的,说完就别过脸去,对他们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大家都默不作声,空气在这一刻都仿佛凝滞。谁都为难,想破开着僵局却也担心显得刻意而使氛围更为局促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应该有计划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乍然一句,前言不搭后语,大家不约而同地一诧,只见他心平气和道:“离二太子涅槃还早,我们其实可以一边等一边做别的事情,同时也可以多做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原是如此,狗子以眼尾余光瞥了他一眼道:“是应该多做准备,你体内的封印也快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如何安置,不论是子隐圣君的苏醒,还是魔神蚩尤的封印,都需要等候。那么在此期间,林苏青应该如何部署如何安排,我想这才是第一该考虑的问题。”夏获鸟指尖捏玩着一颗饱满圆润的葡萄,思忖道:“这里虽然安全,但是毕竟脱离了尘世,不大好掌握时讯。”

    尽管狗子很不情愿,但它还是认同了夏获鸟的看法,扭头认真道:“唔……而且你需要有所提升,牵机子的修为说到底也不算高。最多帮你从零到了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想法了。”林苏青有条不紊道,“我知道应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狗子闻言歪着头瞅着,神情凝肃,它觉得林苏青真的变了许多,不是能力上的改变,而是它说不上来的改变,好像变得沉稳了,可是又不尽是沉稳的感觉,他好像心事重重,顾虑重重,他好像在盘算着什么……唔对,更像是在盘算什么。这感觉恁地熟悉。

    “有计划就好。”夏获鸟道。当她说完,满屋又陷入了死寂,各自揣着心事兀自琢磨着,谁也不言说。几只小熊猫崽子爪爪悬握在胸前,眼睛滴溜溜的转着,轮流观察着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林苏青……你……”夏获鸟欲言又止,犹犹豫豫良久,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,却是语无伦次,“你……追风现了牵机子的真身,触了机关,你……你不问牵机子……他去哪里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问。”林苏青垂着眼眸瞧不见他眼中神色。

    问与不问其实意义不大,当他看见了院中凋谢的彼岸花,那时他便知道了牵机子后来去了何处。在地下室崩塌时,他其实有想过去狗子所说的地方看一看牵机子真身,可是考量再三他还是决定不去了。能令牵机子开心的事情不多,不去看他的真身大约能算成一件吧。他是这样认为的,便就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夏获鸟还想继续问,可林苏青却忽然看向门外,平静问道:“是半半吗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尘骨》,方便以后阅读尘骨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得一闲,却心乱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尘骨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得一闲,却心乱并对尘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